当前位置: 主页 > 徽观察 > 新闻 >

安徽涡阳:工程质量不合格 垫资款利息高达一分五

来源: 国际新闻网 作者: 2018-03-23 20:58      

发包方被涡阳县法院和亳州中院判承担全部本息

安徽涡阳县居民胡海洋为开发建设当地新城社区综合楼,先后代表两家公司与新城社区达成开发协议,工程现场负责人与承包方签订工程垫资协议后进行施工。

在工程质量不合格、工程款垫资利息高达到1分5厘的情况下,作为第三人——胡海洋所代表的安徽和景公司被法院判决承担工程垫资款全部本息。胡海洋认为,两级法院的枉法裁判导致他承担很多其本不应该承担的债务。目前,其已向安徽省高院提起申诉,请求其撤销两级法院相关判决。

工程建设被叫停 第三人被判偿还垫资本息款

2007年5月30日,涡阳县居民胡海洋代表上海嘉仑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与涡阳县城关街道办事处新城社区签订《(新城社区综合楼)合作建房协议书》,由胡海洋负责整体建设,曹向阳负责项目现场指挥。

胡海洋称,当年的11月3日,他组织拆除地面建筑物打围墙时,由于种种原因,被迫拿出10万元公关费用推动项目建设,但嘉仑公司因此认为投资建设风险巨大,并于同年12月上旬撤资退出。

撤资导致工程停滞,为了工程继续进行,曹向阳将该工程分包给了杨继田夫妇,并由杨玲垫资建设。

但由于该项工程并没有取得合法用地及建设批准手续,涡阳县国土资源局于2008年3月22日作出并下发涡国土资改字(2008)第013号责令改正国土资源违法行为通知书,工程施工被叫停。

该项工程被责令停工后,在建工程被依法没收,涡阳县国土局对该地块及附属物进行了现状招拍挂,2012年9月16日,胡海洋代表安徽和景公司与新城社区签订协议书,胡海洋代表安徽和景房地产开发公司中标并拿到了该标的。

\

2015年4月18日,为工程垫资的杨玲等人不断的向曹向阳催要垫资款,曹向阳与王秀英、杨玲签订工程结算还款通知书,载明王、杨一方承建新城社区综合楼,工程预算款58万元,利息计68.7万元,总计126.7万,并约定了付款方式,其中规定“如按当月的还款计划不能按时完成,开始计算利息,如仍不能按期支付,则以在建房屋抵押给乙方(即王、杨),按市价每平米优惠50元,由乙方自行销售等等。”

由于曹向阳没有按约偿还债务,杨玲、王秀英向涡阳县法院起诉,涡阳县法院查封了第三人安徽和景房产开发公司所有的门面房三间。

涡阳县法院一审判决书载明:杨玲、王秀英(审理过程中自愿放弃诉讼)诉称,为该工程垫资58万元,对方仅支付35万元,现按照协议已完成全部工程,请求法院判令归还欠款91.7万元。

涡阳县法院经过审理于2016年9月9日判决第三人安徽和景房产偿还杨玲本金58万元及利息。

一张收据两个价格 严重歧义认哪个?

就在涡阳县法院刚下判决数日后,又发生了一起事件。

2016年9月18日,胡海洋和杨玲在涡阳县法院门前发生肢体冲突。

据涡阳县南关派出所出具的证明显示,当日09时,杨玲拨打110报警称,其在涡阳县法院因琐事门前被胡海洋殴打,民警出警后发现杨玲躺在地上,地面上有损坏的玛瑙手镯和手机,杨玲称其佩戴的手镯和持有手机在被殴打时损坏。

胡海洋因此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三日。

为索取民事方面赔偿,杨玲将胡海洋告上法庭,涡阳县法院认定,杨玲在该案中,住院医疗费1034.11元;医药费5900元,2015年6月10日明牌珠宝收据:玛瑙手镯价6800元;联想A808手机部价181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合计17356.56元。

胡海洋对判决不服,上诉至亳州市中院,中院认定一审判决并无不当,驳回上诉。

胡海洋认为,杨玲于2016年9月18日住院,诊断结果为软组织损伤,9月23痊愈出院,医疗费1034.11元,在当年的11月11日杨玲药房又购买药品3800元;2017年1月6日再次在药房购买药品2100元,合计5900元,对后两笔药品费用法院竟也能予以支持,如果杨玲仅因软组织损伤不停买药,“我还要赔到什么时候呢?”法院判决我承担出院后几个月后在药房买的药是什么法律关系?

\

\

“更加离奇的就是手机和手镯赔偿,两份赔偿依据均为收据,收据不能作为价格认定依据,既无购买人名称又没有购买日期。据胡海洋出示的手机和手镯手写收据显示,购买于2015年的明牌珠宝的玛瑙手镯价格为6800元,购买于2015年12月份的联想手机收据,上下价格书写并不一致,单价处书写为“1099”,合计大写为壹仟X佰玖拾玖元,在右下角小写却成了¥ 1819元。

胡海洋认为,最离谱的就是手机收据,明明是1099元,为什么两审法院判决被告赔偿1819元?“该赔的我赔,但不该赔的我绝对不赔,两审法院对此存在严重歧义的收据都不予审查,直接认定了1819元,这让我无法接受。”胡海洋说。

二审法院驳回上诉 工程款被认定为“前期投资”

尽管在债务纠纷一案中发生了该起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案,胡海洋认为,安徽和景公司作为第三人被判承担债务实在不公——和景公司通过竞标取得该宗土地使用权,杨玲所主张工程款的工程与和景公司施工工程无关,所涉案工程已涡阳县国土局罚没,杨玲要主张权利也要另行起诉,且部分工程存在严重的质量问题,因此安徽和景公司上诉至亳州市中院。

据亳州市中院民事判决书载明,二审认为,胡海洋于2007年代表嘉仑公司与新城社区签订《新城社区综合楼》合作建房协议,并承建新城社区综合楼项与该工程的实际施工建设,杨玲为该工程进行垫资。

根据最高法相关解释“当事人对垫资没有约定的,按照工程欠款处理”的规定,对于杨玲的垫资款应列入工程价款的范围。因胡海洋代表和景公司与新城社区签订的协议明确注明胡海洋为“原投资人”,旁证亦证明胡海洋为涉案工程的实际投资人,故曹向阳与杨玲、王秀英就涉案工程前期施工进行结算得出的工程款属于胡海洋因涉案工程前期建设所负担的债务。因胡海洋的前期投资应包括前期建设投资以及因前期建设所负担的债务,故一审认定杨玲主张的工程款属于胡海洋的前期投资并无不当。

和景公司于2012年9月16日与新城社区签订协议书,约定原投资人胡海洋的前期投资由和景公司承担。

二审法院对和景公司主张杨玲参与施工的工程及曹向阳与杨玲之间的结算的工程款与其无关,不予采信;主张胡海洋的前期投资为胡被敲诈的10万元损失,因和景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证明其成立,法院不予采信。

亳州市中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发包人承担全部本息 月利率1分5厘受支持?

胡海洋认为,涡阳县法院一审判决安徽和景房产承担曹向阳、王秀英、杨玲《还款协议》里约定的按月利率1分5厘支付总工程预算款的利息68万元违背法律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六条:当事人对垫资和垫资利息有约定,承包人请求按照约定返还垫资及其利息的,应予支持,但是约定的利息计算标准高于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同期同类贷款利率的部分除外。当事人对垫资没有约定的,按照工程欠款处理。

为什么两审法院判决第三人承担1分5厘的利息?“两审法院片面适用《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判令承担协议全部利息,损害安徽和景公司的合法权益。”胡海洋认为。

此外,《解释》第二十六条——实际施工人以发包人为被告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转包人或者违法分包人为本案当事人。发包人只在欠付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为胡海洋代表嘉仑公司于2007年5月30日同第三人新城社区签订协议,承建新城社区综合楼项目,而后胡海洋将该工程分包于曹向阳,曹向阳接受分包后再次分包于王秀英夫妇。

“既然确认了胡海洋为发包人,又追加为当事人,却又判决其承担利息。《解释》第26条明显规定发包人只在工程价款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承担责任,一审判决按月利率1分5厘计算利息不符合法律规定,二审并没有对利息明确认定,说明一审认定申请人承担利息明显违反法律规定。也就是说,安徽和景公司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承担相应的工程价款,而绝不是月利率1分5厘的利息计算方式。”胡海洋说。

工程质量不合格 地下建筑已荒废十年

在涡阳县新城社区,胡海洋看着已荒废十年的新城社区2#楼,至今还只是地下工程部分,而官司已经打了几年。

地下工程建筑,钢筋裸露在外,到处都是断裂,锈迹斑斑。

\

地下工程部分,钢筋裸露在外

2017年9月5日,经安徽省建筑工程质量第二监督检测站《检测报告》确定,该工程质量不合格。

胡海洋认为,涉案工程没有依法验收且未进行评估、鉴定,无法确认工程款数额,也无法确定该涉案工程是否合格,“这样质量的工程,怎么能把工程款交给他们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对于修复后的建设工程经竣工验收不合格,承包人请求支付工程价款的,不予支持。第十一条规定因承包人的过错造成建设工程质量不符合约定,承包人拒绝修理、返工或者改建,发包人请求减少支付工程价款的,应予支持。

\

“庭审时,我们向法院提交对工程质量委托鉴定的申请,但法院方面依然忽略,对我们提出的种种申请,不予采信,到底说明了什么问题呢?”胡海洋质问。

对于胡海洋的上述质疑,涡阳县法院和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均未给予答复。

目前,安徽和景公司已经申诉至安徽省高院,请求依法撤销涡阳县法院及亳州市中级法院相关判决。

来源:http://www.guojixinwenwang.com/Html/?202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