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观察 > 人物 >

吴炳南:55年前我的那场“特殊”婚礼

来源: 大奖娱乐客户端 作者: 2016-12-02 10:42      

  当年结婚证

  走过55年的夫妻

  吴炳南,1929年出生于安徽泾县,1957年由解放军前线话剧团转业到安徽省话剧团任创作员,后调安徽省文联,任剧协创作委员会副主任,发表话剧剧本《茶棚会》、《雨后斜阳》、《春》等十余部,其中《一担咸盐》连演逾百场,京剧、庐剧将其移植上演,并编入《建国30周年安徽戏剧选》。

  “巴黎别墅”中娶新娘

  法国巴黎,17世纪一座欧式贵族别墅,前有庭院,后有花园。主人拥有马车、马夫、厨师、管家、仆人一大串,别墅面积非常大,客厅就建有三座圆形拱门,墙嵌彩绘,红毯铺地,吊灯、柱灯、壁炉一应俱全……55年前的1961年10月15日,我与爱人王韵文就在这座“别墅”的客厅中举行婚礼的。

  华灯骤亮,西洋古乐声起,我与妻子及双方亲朋好友从容就位,锁必琪先生按序司仪。当他呼唤“请介绍人入场讲话”时,顿时寂然无声,片刻冷场后,我不得不站起来向大家一鞠躬如实禀报:“我们之间没有介绍人。”有人提议,“那就自我介绍恋爱过程吧!”引起一片掌声。

  “她在内科门诊,我挂号看病,她们医院正准备排练一台综合性文娱节目,缺一个独幕话剧,她请我推荐一个本子。回来后,我搜肠刮肚,跑图书馆寻觅,几天过去,就送上《十六条枪》等三个独幕剧,其中包括我编写、剧团正在公演的《一担咸盐》,医院业余剧组大概有人已看过演出,没想到竟然选中了我这个本子。

  几经交往,彼此在熟悉中就产生了那么一种意思……”这更引出一阵更强烈的鼓掌,司仪乘兴调侃“《一担咸盐》卖了个高价,剧团连续上演增加了票房价值,作者还赢得了一位大学生、大姑娘、大大夫的新娘。”哄笑声中,一位调皮的演员则跑过来与我耳语:“你娶的‘三大’新娘,干脆就叫压力山大·王韵文洛娃。”当年开玩笑也带有苏联色彩。我紧握他双手之后,还赞赏地给他轻轻一拳,以示由衷的感激。

  “豪华”婚礼原是“戏中戏”

  证婚人是我单位安徽省话剧团团长陈立中大姐,她首先热情洋溢地向我们这对新婚夫妇表达祝贺,接着话锋陡转,向各位宾客表示歉意:“欢迎各位来到法国贵族别墅参加婚礼,但遗憾的是没有飞机或邮轮送大家回国,也没设宴招待,只有古巴糖果,请各位品尝分享新郎新娘的甜甜蜜蜜。”顿时满堂喝彩,笑声不绝。

  陈立中大姐几句妙趣横生的话,道出了这场亦真亦幻的婚礼缘由:当时,剧团正在上演法国古典喜剧创始人莫里哀的名著《悭吝人》,豪华客厅乃是舞台工作人员装置出来的布景,我们正好借用来举办婚礼,让大家沐浴在热烈温馨氛围里,共享异国风情和欢乐。这是出于好心善意的剧团领导匠心独运所编导的一出“戏中戏”,或可称之为戏剧套餐吧。

  曲终人散,走出“客厅”,心理落差令我难以承受——一间14平方米的新房,低矮潮湿,公共厕所近在咫尺,附近郊区农民常来此挑粪,搅得臭气弥漫,七八家住户挤在一个露天水龙头下淘米洗菜,黄鼠狼大概也饥饿难耐,大白天公然窜来窜去,邻居不论男女老幼都一脸菜色。最使我锥心痛的是,我的父母缺席我们婚礼,让我有一种凶多吉少的预感和思念……

  情投意合相守一辈子

  我的妻子韵文早在少年时就相继失去了父母,大她14岁的唯一的姐姐王韵芳任职于中央冶金部,公差南下赶上我们婚礼,作为女方主婚人留肥三日。那时正值“全民皆票”时期,连火柴、肥皂都凭票供应,我们非特供对象,就连请大姐吃一顿像样的饭菜都难,而恰逢逍遥津公园有高价免票鱼餐,这才入园共进一次午餐,但这份亲情债就似乎永远留在了我心里。

  婚假期间,我和妻子急不可待回老家探亲,母亲因浮肿病已近心力衰竭,送至县医院作为非正常疾患抢救;父亲挖葛根、观音土充饥,坚持垦荒地种植包谷、芝麻,可是未等收成就被没收了……虽然55年过去了,现在想起这些,心里还是不好受。但让我感到幸运的是,55年来,不管贫穷富贵,我们夫妻不离不弃,并即将迎来“钻石婚”……
(责任编辑:胡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