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徽观察 > 城事 >

陕西商南七成祖籍安庆刘氏人后裔

来源: 大奖娱乐客户端 作者: 2016-11-21 19:03      

  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试马镇中学老师杨家莹向记者展示家谱寻亲,他祖籍潜山。

  杨家莹老师家谱记载“原籍江南安徽省安庆府潜山县玉照乡乌石士都正信四甲西保沙畈由沙畈老庄迁”

  丹凤船帮会馆

  陕西省商洛市位于鄂豫陕交界地区,在其所辖各县区有一个相当大规模的群体叫“下湖人”,他们讲着一种特殊方言,而这种方言竟然与安庆方言几乎无差异。有学者考证认为,这些人是250年前安徽省安庆迁陕大移民的后代。真是这样么?为什么有这样一段尘封的历史呢?

  从江南鱼米之乡移民到陕南山区

  其实,关注陕西的安庆移民纯属偶然。30多年前,家在安庆的笔者当兵时曾在陕西省商洛地区以及鄂、豫交界区域参加过一次战备执勤,时常遇到一些与我们口音大致相同的老乡。有一天我们在商洛一供销社借宿,供销社的负责人是一位老者,很热情。他的一句“谬(音,意:没有)么好东西给你们七(音,意:吃)的了”的客气话,让我们心头陡热:安庆人?老者回答,不是!查看地图,此地距安庆约1000公里之遥。几年后,一记者同行讲述了一个传闻:安庆一司机开车在陕西一个地方夜晚抛了锚,黑灯瞎火的去敲门,求人帮忙。没想到开门人都讲安庆话,司机吓了一跳:汽车跑了好几天,怎么还没出安庆?

  我们把以上二者联想到一起,一直希望找到答案。前些年,一篇作者叫张全海的文章中说,据民国《商南县志》载:“乾隆二十年后,江南安庆数县人襁负迁商,爰得我所,闻风而起,接踵者众,此商南有‘小太湖’之名也。”及清嘉庆《山阳县志》载:“及四十四年,安徽、两湖数省屡被灾侵,山民络绎前来。”提出了安庆人远迁陕西南部地区一说。但这一段移民历史,无论是安庆的府志还是其他县志,都没有任何记载。

  从江南的鱼米之乡移民到相对贫瘠的陕西商洛山区,为什么?移民的规模究竟有多大?此后,带着种种疑问,笔者和安庆广播电视台记者汪启贵开始了搜集相关信息工作,不断往返安庆市的县乡,走村串户,拜访德高望重的山乡老人,求阅民间各姓古旧家谱,希望借此印证史实。

  直到2004年3月,在怀宁县黄墩镇,我们才从一部新修的《陈氏家谱》中得到线索,这部完整的老家谱是由陕西陈氏族人护送到安徽安庆怀宁老家,因而陈氏家谱才得以重修成功。这上面记载,目前此陈姓迁居陕西的后裔人数众多,仅商洛镇安县就有陈姓同族集中居住在三个农村大队,有1000余丁。

  无独有偶,在怀宁县清河乡温桥村,找到了这个村村民黄章林。为了修谱之事曾于2001年二上陕西。他说,在黄氏六修谱中可以查到族人居住陕西的分布有五个县。现七修谱仅联络到镇安县、商南县两处的部分族人,约100余人。黄章林还说,居住陕西的黄姓人在腊月二十四有“送祖”的习惯,这与安庆民间过小年“接祖”的习惯相反,他们是“送”祖宗回老家安庆过年,除夕夜再将祖宗从老家“接”回。除夕晚上,他们还将孩子们召集在一起,用地道的安庆方言告诉孩子:伢几个欸,我们老家在江南吶。近几年来,逢年过节时,两地的黄姓人还相互致电问候。曾有陕西黄姓人来安庆,他们回去时,随身带走一抔老家黄土,用于死后“垫枕”之用。

  商洛市的安庆“印记”

  随后,我们先后又在怀宁、桐城、潜山、宿松等地的陈氏、黄氏、石氏、汪氏、刘氏、梅氏以及何氏等家谱记载、族人描述中掌握了翔实的资料,证实了250年前左右清朝乾隆年间,确实发生过规模空前的安庆迁陕移民潮的历史,也看到了陕西安庆两地直至抗战爆发一直合修家谱的记载。

  然而,史上安庆移民迁陕的一切证据均来自安庆,究竟根在安庆的陕西人如今怎样?人们期待了解。于是,我们又前往陕西省商洛市,寻找根在安庆的陕西人。

  商洛市辖一区六县,一区是商州区,六县有洛南县、商南县、丹凤县、山阳县、镇安县、柞水县。我们一到商洛市,就来到商洛市委宣传部,希望联系商洛方志办等相关部门了解移民线索。令人意外惊喜的是,记者找到的宣传科刘作鹏科长居然自己介绍就是乾隆期间迁陕移民的后代,祖籍安庆市潜山县,今属岳西县中关乡沙村。他是商南县人,以前曾在商南县史志办工作,对自己的先祖迁陕历史颇为了解。虽然没有到过安庆,但他通过互联网与老家刘姓族人已有联系,正准备清明节去老家安庆祭奠先人。

  刘作鹏介绍,记者要找的移民后代在当地被称作“下湖人”或“下河人”,所讲的方言与其他方言不同,被人称作“蛮子话”。我们立马改用安庆方言与其交谈,双方居然没有一点交流障碍。

  随后我们又前往山阳县。山阳县位于商洛市的西南方向,县城所在地距离商洛市60多公里。在山阳县县委宣传部办公室里,突然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墙壁上一张中国地图上安庆的潜山县和商洛的山阳县被人刻意地画上了红色圆圈。这张地图的主人、山阳县委宣传部前副部长王荣金最后被请回了办公室。

  王荣金说:“听祖先老辈们传下来说,我们是当年从安庆府潜山那块移民过来的,移过来到我们这代已经有第九代了,移过来他们这个排行从宗字辈到德字辈(宗国再自德)到我们这辈启先定荣昌,到我这正好是荣字辈是这样个情况。多年来一直想到老家去看一看,现在潜山是个啥样子,现在在网络上对潜山有点了解,其实还没去过。”有一次填表要写籍贯,想到了祖籍,王荣金就在地图上找到潜山并画了个圈。他用方言兴奋地告诉记者:“我们舀饭叫盛饭,吃饭叫七饭,睡觉叫困醒、厕所叫茅厕。我们把爷爷辈叫爹,父辈叫大、伯,外祖辈叫嘎公嘎婆,舅叫母舅。”

  山阳县文史办的杨义俊还向记者介绍,山阳是一个三山夹两川这个结构,中关的是山阳县城,是一道岭,岭南岭北都有江南流民,像岭南的天竺山镇、宽坪镇、漫川关镇,几个姓都是从那边过来的,这个县志上有记载。

  而在丹凤县城,我们看到了一个建于清代的船帮会馆。船帮会馆是座十分美丽的古建筑,座北向南,面临丹江。会馆大门形似一座三开间的大牌坊,门楣上的牌匾有“安澜普庆”。这四个字有祈盼船运风平浪静,平安吉庆之意,似乎还隐喻着与安庆的一份不解的渊源。

  走进船帮会馆的大门,就是一座花戏楼。解说员介绍,这座花戏楼建筑特殊,是用巨木构成多角形构架相叠,层层向上递缩,形成一个锥体笼形结构。从舞台中央仰望,犹如急流中的漩涡,很是巧妙。全国有“花戏楼”之称的建筑只有两处,一处为安徽亳州的著名花戏楼,为南戏楼;另一处即此处,为北戏楼。而看到此花戏楼时,立刻让我们联想到了安庆的一些古祠堂里的戏楼,两者布局、造型极为相似,只是做工各有千秋。

  丹凤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周文治告诉记者,丹凤县现在有30万人口,北边从蔡川、栾庄、赵川和武关一直到庾岭,这一带所操的口音丹凤人叫蛮子腔,和本地县城所操的口音明显不一样。据丹凤老人讲有太湖的下河人包括安庆帮,大概占丹凤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

   25万商南人口七成祖籍为安庆

  而商洛市商南县,则是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显示安庆移民最多的地方。

  在商南县富水镇王家楼村的一座山上,刘作鹏引领记者来到一座古墓前:“这是我们迁陕始祖尊导公的墓,是一个父子合葬的墓。当初是老祖宗在乾隆十九年前后带着儿子来到商南,死后父子俩又合葬在一起。”擦拭墓碑,字迹清晰可辨。碑文有“祖考刘公尊导老大人、显考刘千年老大人之墓”,立于道光四年十二月十二日,并且碑文开头就赫然刻有“公江南潜山人也”以及二人的生卒年等。

  在黑漆河村刘家庄后山上,我们看到了刘千年两房夫人的墓,其中继配“刘母郝老孺人”墓碑有“江南潜山人也”。还有一座刘尊导两位孙媳妇“清待诰刘母高、许老孺人合墓”,碑文有“二妣皆江南潜山人也”等。

  这些墓葬中“江南潜山人”的记载,是印证安庆移民迁陕史实的珍贵实物证据。

  得知我们自老家安庆而来,热情的安庆移民后代甚至找到了记者住宿的宾馆。第二天下午,部分姓氏的移民后代与我们在商南县委宣传部会议室召开了一个小型座谈会。据介绍,商南县刘、殷、张、汤、石、叶、汪、贺、胡、陈、仰、洪、桂、田、王、周、何、章、吕、余、李、操等姓都是来自安庆。胡中华退休前是商南县委办主任,现受聘于县史志办任副主编。他说先祖是来自桐城的胡氏兄弟三人。据他介绍,商南全县人口约25万人,胡中华告诉记者:其中百分之七十是安庆移民后代。

  陕西地方戏由安庆黄梅戏演员担纲

  近日,陕西省商南县首部鹿城戏《闯王寨传奇》在商洛大剧院首演。此剧讲述的是1638至1639年,李自成在商南生活了两年的传奇故事,是一部再现商南历史文化的大型舞台剧,是一部承载着商南人几代梦想的地方戏,被称作商南文化发展史上的鸿篇巨制。然而,此剧的男女一号演员均由来自千里之外的安徽省安庆市的黄梅戏国家一级演员刘国平、余淑华担纲,这引起了广泛的好奇。

  原来,商南县当地的一些民歌小调与安庆黄梅戏相似度极高,通过对部分陕南民歌与黄梅戏声腔进行比对,专家初步判断两者系同源关系。2015年12月,安庆市根亲文化研究会研究人员与黄梅戏作曲、编剧老专家等组成的调研组一行,前往陕西省商洛市商南县,考察当地安庆移民迁陕后裔中世代流传下来的民间戏曲文化。经过详细的走访考察,采集数据,比对分析,最后断定:传唱陕南260年的商南民歌等当地小调与孕育黄梅戏诞生的安庆民歌小调同出一辙,同属一母体。而在这之后,商洛市及商南县宣传文化部门负责人先后两次来到安庆,就黄梅戏地方戏曲文化等问题进行了调研与交流,达成一定的共识后,这才有了今天《闯王寨传奇》的成功首演。
(责任编辑:胡海云)